500彩票

                                来源:500彩票
                                发稿时间:2020-08-09 07:48:38

                                报道称,邱腾华在一个电台节目表示,订立《香港国安法》是中国本身的事务,美国和其他国家都有保护国家利益的法例,如因此而受制裁,他看不到任何理由,能说服香港、国家甚至国际社会认为有关手段合理。邱腾华还表示,美方采取的手法非常野蛮,针对个别人士甚至是个别人士的资产,包括公开他人资料等,手法单向且不文明。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像字节跳动公司这样的软件公司可能并不依赖美国出口的科技产品,但添加至“实体清单”可能会限制其通过苹果或安卓应用商店进行重要的软件更新。

                                CFIUS已针对字节跳动公司收购TikTok启动审查。2017年11月,字节跳动公司以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Musical.ly,并于一年后与TikTok合并了用户账户。2019年11月,美CFIUS围绕TikTok的数据隐私和传输政策发起了一项评估,该项政策估计影响约2650万美国活跃用户。

                                我们的结论是:美国的法律很可能并不支持全面简单“封禁” TikTok,但政府拥有大把的手段来对这一免费社交软件制造“麻烦”,可以利用其出口管制、制裁法律和其它国家安全规定以限制TikTok并孤立字节跳动公司。

                                2019年5月,特朗普签署了13873号行政命令,宣布“在美国境内不受限制地获取或使用”那些“由外国对手拥有、控制或服从外国对手的管辖权或指示”的通信技术将构成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该命令授权商务部基于对美国国家安全的“不可接受的风险”,阻止任何“获取、进口、转让、安装、交易或使用”信息与通信技术及服务的行为。

                                总部位于北京的字节跳动公司免费社交软件TikTok广受美国青少年的青睐,但也再次激起美国官员之间关于美国如何定义国家安全利益和防止中国公司侵犯国家安全利益的辩论。本文是从法律的角度,来探讨美国政府“封禁”TikTok的行为是不是合法,以及由此带来的影响。

                                特朗普政府热衷于对中国公司使用“实体清单”,如果供应商和其它业务伙伴因担心与“实体清单”上的实体进行交易也可能会招致美国的不必要审查而望而却步,那么被列入“实体清单”的实体往往会遭受很大的损失。

                                “实体清单”的威力在于它的灵活性,在某些海外观察家看来,有关部门制定“实体清单”时近乎随心所欲。商务部官员可以重新定义“国家安全利益”,拥有广泛的自由裁量权,但受到的司法监督有限。对美国政府而言,宣称字节跳动公司对美国公民个人数据的访问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并非难事。

                                美国落实该法的商务部条例尚未颁布出台,因此在短时间内很难依据13873号行政命令对TikTok采取任何行动。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任何以此为依据的禁令都会在程序和实质两方面在法庭上受到质疑,并因此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有定案,并在过程中迫使美国政府在联邦法官面前公开举证证明其主张。

                                叶刘淑仪认为,美国受到某些人士游说,“唱衰香港”,如彭定康、罗冠聪等人,尤其美国总统大选即将来临,有关人士在英美曝光,西方媒体会当成他们维护香港人权,结果最终扭曲真相。她相信,中央会有反制措施,但目前难以推测,她认为中美角力,美国视香港为棋子,通过打压香港以对中国施加压力。